当前位置: 首页 » 新闻资讯 » 女性人物 » 正文

有一种爱叫坚持---陆德利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5-03-23  浏览次数:507
核心提示:吃过晚饭,陆德利吃力地扶起比自己还重十来斤的儿子郎富淳,跌跌撞撞拖曳到楼梯门口,开始一天中的第三次行走训练。13岁的郎富淳
 吃过晚饭,陆德利吃力地扶起比自己还重十来斤的儿子郎富淳,跌跌撞撞拖曳到楼梯门口,开始一天中的第三次行走训练。13岁的郎富淳双手紧紧地拉着楼梯,努力地踮起双脚,一步一挨地从6楼下到1楼,再从1楼走到6楼,正常的孩子,3分钟就能跑过来回,而他却整整用了半个多小时,铁制的楼梯扶手,被他磨得锃亮……回到家里,陆德利把煨好的草药递了上来,又开始为儿子分腿按摩。十多年来,她每天都重复着这样的事情——

陆德利:有一种爱叫坚持

幸福还未尝够,痛便伴随儿子来

陆德利是麻栗坡县民族中学一名普通的人民教师。2001年5月,新婚不久的她便怀有身孕。然而,自从怀上孩子,陆德利的身体总会出现这样那样不适,由于经常到医院看病打针,她对即将出生的孩子充满了担心和恐惧。

“孩子一切正常,平时多注意调养。”每次听到医生的诊断,陆德利就像吃了“定心丸”一样。她更是小心地呵护着,即使是生病,也尽量少打针吃物,为迎接孩子的降生精心地做着各种准备。怀孕7个月时,孩子等不及了,早早就出生了——三斤九两!从出生到三个月,孩子每天都是白天睡觉晚上哭闹,但在她的精心照顾下,仍长得白白胖胖,粉嫩可人。

转眼间孩子5个月了,陆德利发现儿子与其他同龄的孩子相比,显得软弱无力。到医院检查,医生说是“缺钙”。缺钙就补钙吧!“盖中盖”“乐力钙”……只要和钙沾上边的,她统统买回来,除了保健药物,一些土方偏方全用上。然而,奇迹没有出现,孩子依然很软,不会坐也不会站更别说会走了。在县和州医院治疗不见好转,陆德利带着孩子来到昆明做进一步治疗。“脑瘫!”面对昆明市儿童医院专家的诊断结论,陆德利几近崩溃。她紧紧地搂着孩子,在他粉嫩的脸上亲了又亲,喃喃地说:“宝贝,妈妈爱你。我一定要让你好起来。”

求医路漫漫,再苦再难她都咬牙坚持

每一次治疗,陆德利都满载着希望,可每一次都是由希望到失望。让孩子好起来、站起来,对她来说,就像肥皂泡一般,绚丽无比又转瞬即逝,但她始终对孩子不离不弃。

2004年,孩子2岁8个月时,陆德利一家三口到昆明一家医院找河南来的专家,听说孩子还有希望,需要尽快做康复治疗时,她仿佛看到了黎明的曙光。孩子过完3岁生日,陆德利和公婆带着孩子第一次踏上了河南郑州的康复之旅……从最初的四处寻医问药,到河南郑州的三年康复治疗,很快花光了全家人的所有积蓄,借遍了所有的亲友。

2009年,陆德利在电视上看到北京一家医院采用“干细胞移植疗法”能治疗脑瘫的消息后,积极与该医院联系,并很快约定了手续时间。然而,做一次干细胞移植要几万元,这对于已债台高筑的陆德利来说简直就是天文数字。为解决孩子的治疗费用,她开始到民政、残联、红十字会求助,把老人的房产拿到银行抵押贷款。在社会各界的帮助下,终于凑足了孩子第一个疗程的费用。

为了省钱给儿子治病,每到一个城市,她背上背着儿子,手里拖着行礼箱,不是挤公交、就是乘地铁。有一次,她带孩子到北京看病,因医院没有病床,她不得不背起儿子满街找最便宜的旅馆。把孩子安顿好后,她又从下午5时到医院排队,一直等到第天清晨才挂上号,办理了住院手续。在医院,她仍然是孩子不离身,背着孩子上下四层楼来回的跑,PT、按摩、针灸、熏蒸、理疗、封闭、训练……就担心落下哪一项疗程,耽搁了孩子的治疗。

“与治疗时的疼痛相比,自己的苦累真的算不上什么。每次听到他撕心裂肺的哭喊,我几次都像放弃……但为了孩子,我还是咬牙坚持。”陆德利说,由于孩子所有的关节和韧带都是僵硬的,要由PT师用力来拉开孩子的每一个关节和韧带,孩子的每一次治疗,对她来说就是一种煎熬,她唯一能做的,就是在一旁默默落泪,等治疗结束后,把孩子紧紧地搂在怀里,不断地鼓励和安慰孩子。

慈母变“虎妈”,用另一种方式爱他

 经过十多年坚持不懈的治疗,儿子可以坐了,可以扶物站了,可以牵着走了,孩子的每一个小小的进步,对陆德利来说都是莫大的安慰。为了孩子的肌肉不萎缩,也为了能够让孩子早日站起来,她每天用鞭子把儿子赶到楼梯口攀爬楼梯加强锻炼,把孩子帮在站立架上练站立,用板登帮孩子分腿,用沙发为孩子压腰……面对孩子的乞求她充耳不闻,成了别人眼中的“虎妈”。

“孩子腿脚不便,为何还要把房子选在6楼?”“我是故意的,目的就是为了让孩子每天进行攀爬训练。以前在一楼,想让他上楼都难。”陆德利说,爷爷、奶奶,外公、外婆格外疼爱身患残疾的孙子,只要她的声音和动作稍大点,几个老人都来护着。但每一次,她仍是狠心地把儿子从老人手中夺过来,强迫他进行各种训练。

“老人的心情可以理解,但我不能心软啊。他已经是这样了,我再心软他就彻底完了。”陆德利说,为了训练孩子,前几年,她特意找了一处6楼的房子,一家三口搬了过来。没有了祖辈的庇护,孩子哭喊得越狠。有一次,陆德利刚刚把儿子平躺在沙发上,他就开始不停在大喊大叫,双手紧紧地扯住她的头发,甚至用恶毒的语言诅咒。在儿子冷静之后,陆德利边按摩边说:“儿子,妈妈花那么多精力来为你治病,把你治好了就是这样报答妈妈吗?你真的想永远都是一个被人瞧不起的废人?……”望着头发蓬松的陆德利,儿子静静地躺着。“妈妈,对不起。我再也不闹了,我要早点好起来,我不要做废人……”听了儿子的话,陆德利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痛楚失声痛苦。十多年了,她一直用另一种爱深深地爱着儿子,直到今天,才得到了儿子的谅解。

无声的母爱,只为孩子将来能自理

在陆德利的家里,有大大小小十几个坛坛罐罐,泡满了各种治疗脑瘫的偏方药酒,有口服的,也有外用的,哪种药用多少计量,什么时候用,她记得清清楚楚。阳台上、木柜里,堆放的仍然是各种各样的草药、西药,为锻炼孩子的自理能力,她还特意在卫生间的四周安上了防护栏,陆德利家的每一个角落,都写满了她对孩子无声的爱。

 在儿子6岁时,陆德利不顾家人反对,坚持把孩子送讲了课堂,从此,麻栗坡一小的校园内,总能见到一处背着孩子的纤弱身影。孩子成长得快,身高很快赶上陆德利了,背孩子进教室越来越困难。有一次放学,她脚下一滑,母子俩从三楼滚到了二楼,在学校的台阶上,已记不清母子俩摔过多少次了。但为了让孩子学知识,能向同龄孩子一样成长,她始终无怨无悔。

令陆德利欣慰的是,孩子的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。陆德利说,在做了三个疗程的干细胞移植后,虽然孩子的肌张力高的问题基本解决,但孩子的脚却变形得厉害。目前,她已联系了上海一家医院的专家,准备明年春节过后带孩子去做康复和矫正手术。无论是治疗还是给孩子创造学习条件,她最大的心愿就是孩子将来能生活自理。

 
 
[ 新闻资讯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

 
推荐图文
推荐新闻资讯
点击排行
 
网站首页 | 妇女联合会简介 | 文山妇联联系方式 | 网站地图 | 排名推广 | 广告服务 | 积分换礼 | 网站留言 | RSS订阅 | 滇ICP备16003874号